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房产资讯 >> 地产人物 >> 正文

深居简出的神秘富豪:富华集团陈丽华

来源:网易    2015/12/2 17:02:50      编辑:阿一     浏览次数:0

  【河源优房网讯】她是深居简出的神秘富豪,却也懂得运用媒体为自己加持;她只有高中肄业,却能获得高层领导的支持;她穷尽一生建了个紫檀博物馆,誓言把中国文物带向全世界,却为了地产开发,摧枯拉朽地将北京保存最完整的胡同拆光;她沉浸在紫檀的世界中,不惜成本,却也不卖分毫。她是陈丽华,“娶”了唐僧迟重瑞的地产商。

  陈丽华1941年出生,据陈丽华自己回忆,她祖上是满清八旗之一的正黄旗人,幼小的时候靠着祖上传下的家业,家境还算富足,从小便在北京颐和园长大。后由于家穷,陈丽华读到高中便辍学。

  回忆过去,陈丽华称,家里早年都是清朝留下来的古董家具。文化大革命时,陈丽华的姥姥把这些古董埋到土里,经过十几二十年仍然完好如故。改革开放后,陈丽华做起家具修复的生意,由于生意很好,她很快就成立自己的家具厂,并且在一九八二年就移居香港,做国际贸易与地产投资。

  陈丽华起家的第一桶金是在香港掘到的,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她用从事家具生意赚得的钱在比利华购置了12栋别墅,低价买进高价出手,几个回合下来,陈丽华积累了相当可观的创业资本。1982年,陈丽华移居香港,从事国际贸易、地产投资。80年代后期才重返北京。

  在官方不够详细的发家版本外,还有一个关于陈丽华早年发家的版本:陈丽华,北京人,没上过几年学,最初在位于北京西交民巷的电管局大院里做裁剪衣服和看管孩子的事,第一任丈夫是电管局一个老实巴交的的职工。80年代初,她曾因非法倒卖批文被抓。后由于认识当时北京市副市长家的小保姆,得以进入他家,并且还结识了其他一些官员。通过一些渠道利用文革中抄家得来的黄花梨木家具发了一笔横财,这才是她真正的第一桶金。

  陈丽华开发长安俱乐部时被卡了四年,一直到1993年才得以动土开工。陈丽华说,她自己投资四亿五千万人民币,已经是把所有身家都押进去了,不料却碰到亚运会不能开工,之后政府手续又层层关卡,九三年拿到开工许可的那个晚上,深夜十一点钟,陈丽华带着工人,开了四辆卡车到工地,自己拿圆锹挖土开工。 

  长安俱乐部坐落在天安门广场沿长安街东行仅500米处。这里却并不是寻常游客和消费者能自由出入的地方,没有会员证,俱乐部工作人员会很客气地谢绝你的参观。它的会员名单中都是赫赫有名的政商界人物,包括李嘉诚、霍英东等一众名流。或真或假,却无从考证。作为会员,最初需要缴纳9000美金的会员费,如今已上涨到两万美金。长安俱乐部里的康体娱乐设施一应俱全,保龄球馆、壁球馆、室内空调网球场、游泳池、冲浪按摩池、水疗健身池、健康舞室、小型电影放映厅等。有媒体曾经向俱乐部打听过菜肴的消费价格,得到的答案令人咂舌:工作人员说,其中几款独创的菜单是根据全世界最好的食谱采用最好的原料制作的,价格从人民币8888元至48888元不等。有限的会员名额、奢华精致的装修风格、高昂的会员年费,自然休闲娱乐仍然不是企业家们加入长安俱乐部的主要目的。

  1998年,陈丽华在香港创建富华国际集团,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富华形成了以北京为中心,下辖海南、广东等地的高端(商业)地产开发和自持物业运营,同时还涵盖文化艺术和投资四大支柱产业。作为富华集团的董事长,陈丽华自称“不借钱”、“不上市”、“不玩资本”。 在核心业务地产领域,从1993年开始富华逐渐开辟了一条“高端地产全产业平台”的道路。在战略城市北京,除去长安俱乐部,以及连通核心商业区王府井和中央商务区CBD的纯高端商街——金宝街,陈丽华还在京城黄金区位拥有丽苑公寓、丽晶酒店、金宝汇购物中心、金宝大厦、紫檀万豪行政公寓、长安运河等众多豪华酒店、顶级会所、高档购物中心、甲级写字楼、酒店式公寓等,一跃成为了北京高端商业物业持有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如今,富华的地产版图已扩大到环渤海、珠三角、长三角区域经济活跃城市。

  “不借钱”、“不想挂牌上市”、“不玩资本”,透视陈丽华的创富故事,格外印证了这样一个论断:中国内地早期的本土企业家与资本运营无关。“土法上马”的她们远非资本运作高手,上市融资、资本运作重塑金身,最为流行的“资本故事”没有在陈丽华身上上演。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对陈丽华而言几乎毫发无损,因为早在回归京城那年,陈丽华静悄悄地实现了从香港的战略转移,在澳洲以及东南亚诸国遍设分公司,热热闹闹地进行地产投资。说起往事,陈丽华并不认为是自己的什么先知先觉,她说做生意要有眼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

  在福布斯、胡润等富豪榜上并不难寻陈丽华的身影,而最受争议的,则是2012年陈丽华入选美国《时代》杂志2012年度最有影响力人物百强榜,她的排名,甚至超越习近平。《时代》周刊如此介绍陈丽华:陈丽华的公司富华国际为她带来了财富,但是真正让陈丽华成功的却是她对人的真正理解、对教育和艺术的坚定奉献以及对慈善事业的诚诚恳恳。2012胡润百富榜陈丽华以340亿首次跻身前十;2013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以陈丽华以190亿排名第二十名。但《时代周刊》对陈丽华的溢美之词,引发了中国媒体和网民的质疑。有人指出:陈丽华被人称为“古迹杀手”,其名下公司在房地产项目中,就曾拆毁多条北京胡同。甚至,在《时代》评选名单出炉之后,香港媒体也罕见地出现嘲笑反对的声音:“《时代》周刊这么不严肃,把搞紫檀、地产吸金的陈丽华送上全球影响力榜,完全不问问她在中国大众中的名声!”

  时代周刊的赞词来自香港演员成龙的推荐信:陈丽华女士是我所认识的最慷慨的人—一位体恤下层、谦逊的女人,与世界分享她对中国的爱。然而对于陈丽华的争议在于:为了发展金宝街地产项目而拆迁了数百所四合院,其中包括梅兰芳、沈从文故居的陈丽华,是慈善家还是古迹杀手?如今,这条不足千米的金宝街已出现于北京古城中心,在广告片里被称为“高端商业街”,甚至与纽约第五大道、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等相提并论。然而,十多年前,这里至少是5条元代胡同、400多所古老四合院和一些民国小洋楼的旧址,坐落着梅兰芳、沈从文等一大批名人的故居。

  1998年底,香港富华国际集团拿到了北京市“金宝街市政改造及危改工程”的招商项目。在一份致居民拆迁安置书中,该项目被称为“重要的市政工程”,是缓解王府井商业区紧张交通和提升城市建设水平的关键,将对东城区经济繁荣和大力支持北京申办奥运起到积极作用。一位曾参与2000年金宝街项目论证会的专家回忆,当年金宝街项目引起了文物界的强烈反对,所有参加论证会的文物专家几乎都投了反对票,但最终,项目还是开工了。

  2000年陈丽华筹建东城区金宝街市政改造和危改工程,拆迁成为了最大的难题。然而陈丽华的团队20天里顺利拆迁2400多户,这样的拆迁速度在东城区几乎还没有先例。据说陈丽华亲自到拆迁户家中,把本来尖锐的矛盾都处理得非常融洽。在那20天内,陈丽华在拆迁现场守了17天。据说有四户人家两年前住在遂安伯胡同,本不属于金宝街一期的拆迁范围,但是他们的房意外失火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了陈丽华。陈丽华还是核实情况后给解决了。儿子赵勇说:她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待人大方诚恳,赢得了很多人对她的尊敬。当她有困难的时候,别人也愿意帮她。有所失,就有所得。

  重庆的媒体曾经这样描述:我们不妨想像一下:如果有一位老太太,能够在总统府前的重庆南路上,盖一栋顶级私人俱乐部兼办公大楼;然后,把整条衡阳路买下来,拆掉旧房子,全部重盖新大楼,再招商五星级饭店、奢华名品购物中心、千万元超级跑车展示中心。接着,在中华路接近北门的显耀地点,盖一栋类似中正纪念堂、国家剧院的皇宫建筑,里面只放自己三十年来收藏的紫檀木;最后老太太还把小她十岁的秦汉或秦祥林“娶”回家帮她照顾事业,这样如何?

  让陈丽华出名的并不仅仅是她的财富,还有她与“唐僧”迟重瑞的老妻少夫婚姻。1988年《西游记》播出后,京剧迷陈丽华到中国京剧院会客唱戏,便认识了迟重瑞。尽管陈丽华比迟重瑞大10岁,但迟重瑞并不在乎这些,1990年两人结婚,那一年陈丽华48岁,迟重瑞38岁。迟重瑞告诉记者,当年他与陈丽华相识时,陈就已经是香港富华国际集团的董事长了,一个成功的女强人,并且已经离婚,身边带着3个孩子。迟重瑞与陈丽华结合后,的确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说他是傍富婆,找大款。“那时真的有压力,但两个人的感情不见得有年龄的界线。而且我俩也都希望能做出点事业来。”

  1952年迟重瑞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京剧世家,从小深受京剧艺术的熏陶。文化大革命后他先后做过知青、当过文艺兵,退伍后才考入中国广播艺术团,两年后被送到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西游记》的播出使得他家喻户晓,然而却在事业高峰期选择与陈丽华结婚。迟重瑞先后做知青、当文艺兵,退伍后才考入中国广播艺术团,两年后被送到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88年,《西游记》在全国首播,迟重瑞饰演的唐僧得到了广大观众的一致认可。

  曾有记者问他当初看中陈丽华什么地方,迟重瑞回答:“我就看她是个女强人。”迟重瑞说,生活中,陈丽华好胜、要强,“把精力都投入到事业中而不太注重生活和家庭”,但“我就喜欢她这种好强的劲,在其他方面我会更多地迁就和照顾她。”陈丽华与迟重瑞结婚的之前,曾有过一段婚姻,并带着三个孩子。如今刚刚步入50岁的迟重瑞早早当上了爷爷,3个孩子中,“大女儿已结婚但没要孩子,小女儿未婚待嫁,倒是儿子已经有了3个可爱的女儿,分别为12岁、8岁和4岁。”“我的兄弟姐妹很多,传宗接代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我和3个孩子的感情非常好”。 如今夫妻两人依然没有什么假日,有点空闲就是在家中的游泳池泡上一会,或者在自家楼上唱唱卡拉OK。

  在迟重瑞眼中,陈丽华的事业就是自己的事业,陈丽华的事业就是自己的归宿。在他近10年的生意道路上,最辉煌的要数帮助夫人在北京创办中国紫檀博物馆。 从博物馆设计图纸的审定到檀木原料的采购等等,迟重瑞和陈丽华都亲力亲为。迟重瑞告诉记者,他与陈丽华结合后就立即投入到了事业中。两年前,陈丽华投资成立了中国紫檀博物馆,专门陈列明清时代的紫檀家具,由迟重瑞担任副馆长。尽管迟重瑞否认了傍富婆一说,但他的事业似乎还是依靠着其夫人陈丽华默默在幕后扶持着。对此,迟重瑞表示自己从小信佛,因此从不会去计较个人名利。“我只想能做出点事业,不会在乎谁在幕前、谁在幕后。” 

  紫檀是迟重瑞和陈丽华共同的爱好。1999年国庆前夕,陈丽华耗资2亿元建造的中国紫檀博物馆在京城正东落成,坐北朝南、一式的明清风格、恢弘气派。中国紫檀博物馆是中国首家规模最大,集收藏研究、陈列展示紫檀艺术,鉴赏中国传统古典家具的专题类民办(私立)博物馆。中国紫檀博物馆内陈列展出各类紫檀精品近千件,有陈丽华女士积藏了数十年的明清家具,也有近30年来在陈丽华精心指导制作的传统家具精品。馆内的上千件作品经故宫博物院鉴定,结论为“东方艺术瑰宝”:《清明上河图》价值连城,《金鸾宝殿》、《乾清宫宝座》等紫檀木器的制作工艺已达到或超过了故宫里特级珍品的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必将成为传世之宝。

  陈丽华对紫檀的热爱称得上是痴迷。为了采集紫檀木料多次进入原始丛林,每道工序都亲自验收,不惜成本,她直言:“靠地产反哺紫檀。”紫檀博物馆中除去300余件明清藏品,其余2000多件都是陈丽华的工匠所制,件件精品,价值连城,然而十几年来她没有卖过一件。陈丽华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及一次在马来西亚原始雨林的危险遭遇:有一次突遭热带毒蜂袭击,被铺天盖地的蜂群追赶,幸亏及时用马尿拍到身体上才避过灾难。年事已高的陈丽华甚至没有为自己营造豪华别墅和公寓,她就住在紫檀博物馆对面的公馆里,和她的500多名工人住在一起,工人们都亲切地叫她板妈,说她既是老板又是妈。她虽然没有卖过一件紫檀作品,但是她把工匠们看作是艺术家。

  关于陈丽华,有人看到了她作为慈善家的一面。她捐赠紫檀艺术品给政府;她向灾民捐助;更因为其在紫檀艺术上的杰出贡献,被美国佐治亚州萨凡那艺术设计学院荣誉博士;却也因此她对于紫檀毫无保留的搜刮做法而备受质疑。中国古代有“寸檀千金”之说,檀木树质极坚硬,一百年才长一寸,历来是宫廷里的宠物。清代留存下来的紫檀家具都是用明代的存货所制,百年过去,现世长成的紫檀也仍是十分罕有。曾有专家就对刘丽华大量采集紫檀表示质疑,紫檀木是怎么来的?那都是珍贵木材,大肆的破坏大自然的生态;紫檀是一个生长非常非常缓慢的一种木材,用它做成家具,那是在破坏大自然生态、大肆砍伐珍贵木材的基础上,做成家具完全是负面的事情,却成了媒体口中的慈善家。

  从外表上看,陈丽华戴一副超大圆框金丝眼镜,烫了一头捲髮,就是一位北京马路上常见的有钱老太太。这位老太太鲜少在媒体面前谈及早年的创业经历,更多地是带着紫檀艺术品,出现在国家甚至跨国文化艺术交流中。美国《时代》杂誌公布2012年“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在一群西方人的面孔中,有一位七十一岁的中国老太太特别引人注目。这位富华国际集团主席陈丽华女士,戴一副超大圆框金丝眼镜,烫了一头捲髮,外表看来,就是一位北京马路上常见的有钱老太太。

  与众多的房地产商大肆炒作自己不同,很多业内人士甚至都说不出陈丽华旗下的房地产项目。其实这与她的经营思路有关。由地产发家的陈丽华从不贪大求多,一向以步步为营、稳健投资著称。富华国际集团发展至今,旗下公司众多拥有豪华酒店、顶级会所、高档购物中心、甲级写字楼、酒店式公寓等产业。尽管稳健扩张、步步为营,陈丽华以及其企业却始终没有对外形成一个整体的形象,在“不挂牌上市”的规条下,慢慢地延展着企业的触觉,积累越来越多的财富。

  陈丽华与前夫所生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赵勇以及女儿赵莉赵敏。而其中大儿子赵勇是正统的接班人。与外界想象的故事有点差异的是,赵勇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母亲陈丽华的第一桶金来自于香港,那时候已经是80年代;而出生于1959年的赵勇,他的童年和青少年经历过文革,也经历过贫穷。小时候的赵勇表现出很好的运动天赋,中学在北京体育传统学校北京22中就读,每天都接受专业的体育训练,后来16岁的赵勇在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上夺得了60米冠军,并创造了北京市中学生的记录。

  之后,赵勇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上大学。除了每天例行的短跑训练外,赵勇还要坚持上课。一番艰难的奋斗,他考取了北京大学经济地理学专业。1983年,赵勇大学毕业,成为深圳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官员。从政7年后,他母亲陈丽华的事业也发生了转变,从香港转入内地。这一年,母亲在长安街上拿到了一块地皮,毗邻紫禁城。不过那时候,陈丽华只是一个有钱人,还算不上名人。

  31岁那年,赵勇从一个官员转变成商人,正式加入家族企业,成为富华集团的总经理。而母亲给他的权力一点一滴在递增。陈丽华先给赵勇的权力是10个亿,超过10个亿都要向母亲汇报。项目的建设、装修和运营,他都有涉足。与一般的富家子弟不同,他非常积极勤奋地工作着。因为项目工地紧邻长安街,白天货车不能出入,只能晚上运输。有时候太累,赵勇戴个安全帽,围个大衣,在台阶上就睡着了。陈丽华后来回忆说:“当时看到很心疼,但也只是让他赶紧回家休息,不要感冒了。”

  赵勇并不是没有吃过瘪。1994年,长安俱乐部落成后,耗资3000多万人民币对其内部进行了豪华装修。然而选定的美国的一家管理公司负责人参观完后告诉他:“赵,这里不是会所,而是餐厅。如果请我们管理的话,你必须重新进行装修。”3000万瞬间打了水漂。当时的奢华装修,让现在的赵勇看来,只是徒有其表,“我找了很多世界级的设计师,模仿这个,模仿那个,和现在很多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也一样,好学,但只是学到了表象,没有学到精髓。我以为房子盖好了,装修好了,就成功了,但后来的事情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不仅辛苦没有得到认可,还要承担经济上的损失。”

  与陈丽华极其低调的两个女儿不同,赵勇是被委以重任的正统继承人。如今的赵勇管理着长安俱乐部以及担任富华集团的总裁。母亲正逐渐放手投身紫檀事业上去,而年轻的赵勇接管了富华集团的一应地产项目,不声不响、小心翼翼地开始了第二次创业。长安俱乐部和金宝街因其顶尖级的奢华,使得赵勇的个人生活极其神秘。其实,赵勇常常出现在职工食堂,跟大多数员工一样,他也排队吃员工餐。大部分时间里,他经常在办公室,平时的座驾为一辆奥迪A8,闲暇的时候,去打高尔夫球。

河源优房网 楼盘智能分销平台